學生自殺潮掀起全城關注,主理全港大、中、小學的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責無旁貸。在這次自殺潮

學生自殺潮掀起全城關注,主理全港大、中、小學的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責無旁貸。在這次自殺潮危機處理中,吳克儉及其教育局官員,無論公關、處理手法均表現差劣,其危機處理思維就是:「學生自殺是個人問題,叫學生自己解決問題就好了。」這種態度,難怪民憤不斷升溫。


由上年9月開學迄今,共有24名學生自殺,11名是大學生,13名是中學或以下學生,年紀最小的僅11歲。香港教育制度歷年遭人垢病,尤其是考試壓力巨大,幼稚園入學、小學評分試、中學文憑試等,連小學家長都跑出來公開要求取消TSA,由幼稚園至大學,十九年要面對一個又一個的考試,「怪獸家長」望子成龍/望女成鳳心切,結果新一代被剝奪了童年/青少年的快樂成長權利。(分獎典禮名曲「補充練習無間做」,歌都有得唱!)


學生自殺成風,家長、教育人員、社會自然心急關注,希望政府亡羊補牢,採取有效措施補救,別讓自己的子女成為下一個受害者。然而,觀乎教育局做的一切,難免給予外界一個極差印象:「自殺是學生的問題」。何出此言?先看看吳克儉做了什麼。他本月10日提出5項措施,包括成立專責委員會、舉辦5場地區研討會、舉辦教師講座、成立專責團隊到校支援、為學校、家長和學生制作知識錦囊--全部都是遠水不能救近火。


截圖自:學校處理學生自殺問題電子書:及早識別、介入及善後


首先要批評的,就是教育局那份「不自殺契約」。契約內容為「我,承諾由_____至_____期間不會傷害自己或自殺。」契約需要學生自己簽名,保證在此期間不會輕生。筆者一位社工朋友解釋,這份契約不能大量派發,是輔導工作者經過評估後,才個別和有需要的案主訂立,還要相當小心地使用。簡單來說,這份契約是給社工使用的工具,而不該派至學校,給教師、學生使用,教育局藥石亂投!


教育局胡亂使用「不自殺契約」,社會看來,等於把防止學生自殺的責任,推卸給學校和學生--學校若真的推動學生訂立這份「契約」,一旦學生「違約」,誰負全責?不是簽署的學生,就一定是鼓勵學生簽署的學校,教育局卻可以置身事外!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ju7lUYqiOFU


政府另一個「卸膊」之舉,便是新推出的「要面對」電視宣傳片。政府新聞網Facebook專頁上周四(17日)發佈一段題為《辦法總比困難多,愛惜自己,愛惜家人》的宣傳短片,當中有藝人謝寧、世界盃保齡球冠軍、癌症康復者胡兆康、以及因意外失去雙臂的展能藝術家楊小芳。該段30秒短片鼓勵市民在面對困難時,要保持正向心態與思維。然而,這條片可謂劣評如潮,不僅網民狠批,連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都指是「負面教材」,有自殺傾向、情緒困擾者看後會出現反效果。片段中屢現「去面對」、「冇困難係解決唔到」等語,「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」總幹事曾展國指出,有輕生傾向的人士已經很辛苦、很不開心,「一定捱得過」、「總會過去」等訊息,對情況較嚴重的人士而言,他們未必可能看到這樣的出路,「唔係你講,我就會有出路」,或令他們感覺「唔係咁舒服」。因為這樣的說話,反而令受助者覺得自己的苦處不被理解。政府肯定是沒有請教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,便急就章拍攝這套「負面教材」,背後訊息其實是叫學生「無困難是解決不到、幾艱難都會過去、你放棄咗,屋企人會好傷心、快啲去面對去面對……」又係把負責推返俾學生身上?


在公關上,吳克儉無論在議會、傳媒和公眾面前,對於學生自殺潮,都擺出一副「事不關己」態度,才是最致命、最令人難以接受。他從來沒有對於自殺學生表示過真正的哀傷、難過、一滴眼淚都沒有流下(筆者相信,即使做戲也好,假若他一開始便流下眼淚,社會一定對政府改觀)!每次一開腔便是「學生自殺有很多原因……」上周六(19日),他出席天水圍伊利沙伯舊生會中學、伊利沙伯舊生會湯國華中學聯校校慶活動,有學生衝向他座駕要表達不滿時,竟然被傳媒拍下在車內玩手機,而對於口中聲稱關心的學生,置若罔聞。該兩間學校早前邀請吳克儉出席校慶活動,惹來同學不滿,在網上撰文,直言:「吳克儉你憑咩嘢做我校慶主禮嘉賓?」形容吳為「說話涼薄左閃右避的問責高官」。當日,示威學生落淚斥責吳克儉「不務正業」,要求對方落台。不過,吳克儉大部分時間只躲在車內玩手機、睇錶望時間。曾公開表示會聆聽學生意見的他,既無接收請願信,亦未有回應學生,令學生叫嚷「又話聽學生聲音?而家有學生係度又唔聽」。堵塞近半小時後,警察到場,一度與學生推撞,期間有學生倒地。


在校園內,官員呼籲學生不要尋死,但在校園外,警察卻在恐嚇示威學生「信唔信我打X死你?」畫面何其荒謬!政府處理學生自殺潮危機一團糟,作為問責局長的吳克儉責無旁貸。多達24個年青人作出「死的控訴」,他還企圖把責任推回給學生、學校,而不認真檢討這個「吃人的教育制度」,絕對失職。觀乎他2012年上任迄今,教育爭議和風波無日無之:2012年強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事件、2013年發生雙非童來港讀書事件、2014年爆發「粵語非法定語言」風波及2015年小三TSA存廢爭議風波。吳克儉出身於人力資源行業,既沒有教育背景、又缺乏政務系統經驗,4年前隨梁振英進入管治班子後,教育事故不斷。


筆者文末也要呼籲莘莘學子:這個政府和社會真的糟透,留待有用之身,和這班官員鬥長命!